易博APP

                                                                      来源:易博APP
                                                                      发稿时间:2020-05-26 20:24:56

                                                                      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院士表示,如果能从制度上、体制上、机制上把中医药融入到传染病防治体系中以及整个重大疾病救治体系中,中医药的发展会更加主动,建议把中医药的相关内容纳入《传染病防治法》。

                                                                      “建议国家层面,把中医药纳入整个国家传染病的体系中,让中医常规参与全程的管理,包括流调、监测、决策、规划、防治和研究,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卢传坚表示。

                                                                      为此,全国人大代表、晨光生物科技集团董事长卢庆国也提出相关建议,如建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公开标准、统一标准基础上,从政策上鼓励各配方颗粒品种生产流通,并出台政策鼓励每个生产企业,依据自身实力,做几种最擅长的中药颗粒产品。从原料基地建设,到生产工艺的研究、管理提升及产品销售,做大做强,与此同时出台鼓励政策支持中药配方颗粒企业将药渣做好分类,并进行综合利用研究,鼓励在医药、食品、饲料等行业应用。

                                                                      在病毒的反应和症状方面,黑龙江、吉林与湖北病例有何不同?

                                                                      目前我国中医药行业的整体规模已经突破8000亿元,其中中药饮片的规模已经突破2000亿元,全国中药配方颗粒的规模也已经接近200亿元。但中药配方颗粒产业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生产企业无法建立本企业可管控的原料药材种植基地,导致中药原料品质不易把控,原料价格涨跌剧烈;还有各种配方颗粒生产工艺的研发重复浪费等现象。

                                                                      在5月19日的《新闻1+1》节目上,国家卫健委救治专家组成员邱海波介绍了黑龙江、吉林两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与湖北病例的区别:

                                                                      现场画面(onscene tv)

                                                                      卢传坚指出,当前中医药常规未纳入国家传染病防治体系,国家也未建立中医药防疫研究体系,全国所有的传染病医院没有一家是可以收治传染病的中医院和研究传染病的中医研究机构,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中医医疗机构只能以协作单位的方式参与部分临床和研究工作。

                                                                      第一,从基因的测序来讲,吉林和黑龙江的病例多数是输入相关病例,跟输入病例的病毒完全一致,跟湖北本土病例的病毒不太一样。

                                                                      多方协作、精准流调。5月7日,舒兰市发生新冠肺炎疫情,我市第一时间抽调市、县两级流行病学调查骨干,组织8支流行病学调查队伍赶赴舒兰市,深入患者工作单位、居住小区、活动场所广泛深入开展传染源追溯、风险人群排查、密切接触者判定。国家、省及时向吉林市派驻流调专家进行现场指导,兄弟市州及时派出流调专业队伍增援吉林市,为精准排查并隔离管控传染源、阻断疫情蔓延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国家、省、市、县四级流调队伍的紧密配合,对传染源进行全方位追溯,对存在感染风险的人员进行第一时间排查、检测和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