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欢乐生肖

                                                来源:极速欢乐生肖
                                                发稿时间:2020-05-26 01:15:29

                                                痴迷?疯狂?Will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自己对翼装飞行的喜爱更为合适,“我是发自内心去喜爱这项运动,也想去从事跟这项运动有关的职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挑战自己的运动,它也给了我继续学习和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

                                                “毕竟大家都知道翼装飞行是一项具备危险性的运动,所以一般玩这项运动的人也会格外小心。”Will向记者分析到,一般飞高空翼装主要会遇到三种比较危险的情况:“第一就是因为主伞没有叠好,或者开伞的姿势不对,或者各种其它因素的导致的主伞出现问题,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备伞降落;第二是没有降落原计划的地点,这会增加场地因素带来的未知风险;第三就是,多人翼装飞行时会有碰撞的危险,因为翼装速度很快,会发生撞伤或者撞晕的情况。”

                                                对于第一种情况,Will认为切断主伞使用备伞在翼装飞行中更常见一些,“因为相对于普通跳伞来说,翼装飞行是水平的运动,如果身体有一点不平衡的话,开伞的时候就容易开歪。我1000多次的翼装经验中,已经切过6次伞。第一次的时候还是非常紧张的,后面习惯了还会先对着自己拍一段视频再切伞。”

                                                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从1981年开始,截至2020年1月,玩低空跳伞和翼装的死亡人数为383人。Will向记者介绍到,这个概率不足千分之五,比起网上所说的30%的死亡率低太多了,“我们没有人会拿生命去冒险,30%的死亡率夸张过头了。”

                                                上周末,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受疫情影响,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我觉得它一直都在。”

                                                另外,还要考虑国际物流运输,以及疫情造成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对于这些因素企业会冷静考虑。

                                                “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Will对此不以为然,“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对我来说,我只想好好活着,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

                                                对于儿子玩这么“危险”的运动,Will的父母当时也是极力反对的,“我跟他们讲解了很多关于跳伞和翼装的正确知识之后,他们并没有那么反对了,只是反复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安全。最近天门山的事情他们也关注到了,就一直把他们看到的各种新闻发给我看,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就是让我多注意安全。”

                                                “我从小就很顽皮,喜欢做危险的事情。”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他开始了翼装飞行。

                                                香港回归以来,国家坚定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同时,一国两制实践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面临新的风险和挑战。